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 媒体报道
媒体报道

【光明日报】殷鸿福:问道争朝夕 治学忌功利

 

时间:2019-08-26
来源:光明日报  【责任编辑:】
【字号:    

  论文搞短平快,创新性成果少,缺乏团队精神,迷信所谓学术权威,崇信洋教授洋成果等。这些现象会让学术生态“滋生病菌”。

  “舍得了功名,耐得住寂寞,坐得稳冷板凳?#20445;?#36825;是中国地质大学殷鸿福院士给当代学术开出的“药方”。今年夏天,84岁高龄的他不顾35摄氏度的高温,奔波于全国各地讲学,再次用?#23548;?#34892;动为“问道争朝夕,治学忌功利”作出注解。

  “学术研究不能功利化,要取真经” 

  殷鸿福曾经当了17年助教,17年里他没有发表一篇论文。那个年代,学校辗转多地办学,大家很难静下来做学问。因为热爱,他从全家每月60多元生活费里挤出钱来搞科研。1978年,科学的春天来了,他两年内发表了10篇论著,为搞“金钉子”打好了基础。

  “金钉子”是全球界线层型剖面和点的俗称,被誉为地质学?#31995;?#22885;?#21046;?#20811;金牌。《国际年代地层表》公布全球只有100多枚,谁能摘下,谁就是世界领?#21462;?/p>

  “金钉子”研究首先是标准问题。100多年以来,国际上一直采用耳菊石作为界定二叠纪—三叠纪的古生物标准。“学术上不能盲从,我相信在中国一定能做出世界水平的标准。”1986年,殷鸿福提出以牙?#38382;?#24494;小欣德刺的首次出现作为三叠纪开始的标志。面对各国专家的?#23460;桑?#20570;剖面选点、开展区域调查、全球对比生物地层、?#24179;?#32654;德专家抵制、赢得国际三轮投票……2001年,他终于把这枚“金钉子”钉在了浙江煤山。

  谈到为什么要搞“金钉子”时,殷鸿福说,我国改革开放后才开始搞,比国际上晚了十多年。二叠纪—三叠纪界线是全球公?#31995;摹?#30828;骨头?#20445;?#25105;国地质条件得天独厚,中国学者有责任攻克这枚“金钉子”。

  团队成员童金南教授评价,只争朝夕和绝不功利是“金钉子”的辩证法。学术上既要争分夺秒,跟时间赛跑、跟国际同行竞争,又要做到从不投机取巧、从不弄虚作假,直到取到真经。

  创建有中国特色的地球生物学 

  “院士是学术荣誉,但不是永久?#20449;啤?#21807;有把创新当成生命,才能为国家创造新的价值。”殷鸿福58岁就当选了中国科学院院士,之后仍然坚持走在创新的高速路上。20多年里,他主?#21482;?#21442;与的项目三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,是当选院士后获奖?#38382;?#26368;多的院士之一。

  1982年,殷鸿福?#29260;?#32654;国提供的丰厚条件毅然回国。当时地球生物学在美国已经萌芽,但国内还在搞传统古生物学,他想把这门新兴的交叉学科带回中国。为了闯出地球生物学发展的中国路子,“每天不是在图书馆实验室,就是在野外搞地?#22763;?#26597;?#20445;?#25104;了他几十年如一日的“工作标配”。

  搞科学不能只靠拿来主义,要敢于在未知领域“碰钉子?#20445;?#21542;则早晚会被别国“卡脖子”。殷鸿福始终把目光投向国?#26159;把兀?#20840;力在基础理论上做原始创新。1994年,他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古生物地理学,被国际同行誉为“一个具有全球意义主题的无可估量的?#25913;稀薄?#21518;来,他又开创一系列分支学科,构建了比较完整的生物地质学学科体系。

  进入21世纪,地球生物学在国际上正式成为一个学科。殷鸿福努力跟国?#26159;把?#24182;跑,提出“创建有中国特色的地球生物学”。什?#35789;?#20013;国特色?跟国际相比,选择重点抢攻地质微生物。这项研究需要借助纳?#20934;?#20809;学显微镜,从化石中找出几十亿年前的微生物,难度?#19978;?#32780;知。但最难闯的关口在于,区分种类繁多的微生物不能靠形态,要靠搞清楚它们各自的独特分子式。地质微生物学被称为“在针尖上跳舞的学科?#20445;?011年入选了《中国学科发展战略》,现在还被引入了大学课堂。

  “做好学问,首先要学会做人” 

  “长期以来,我们在人才培养上有一个误区,认为成绩好就是人才,这跟立德树人的要求差距很大。”殷鸿福说,“高校培养学生,德行是打头的,不能让学生手里攥着高精尖的技术,心里却没装着祖国和人民。”

  “一位教师如果只做好科研,而没有把成果转化为教学的活水,他的教师身份是不完整的。”每年9月,殷鸿福都给地质学专业的本科生讲授《普通地质学》,给全校博士生讲授《科学方法论》。虽然同一门?#35859;?#24180;讲了明年又讲,但是他的备课比普通教师还要认真。他多次利用出国交流的机会,随堂选听国外的精品课程,回国后讲给学生们听,让他们了解地球科学的最新进展。

  “要想教好学、做好研究,首先要学会做人。这是殷鸿福用60多年的?#23548;?#34892;动,给我们?#31995;?#19968;堂生动示范课。”同事们说。

  殷鸿福认为,科普与科学教育、科学研究同等重要。作为名誉馆长,他参与筹建了武汉自然博物馆,让自然教育更好地走进了市民的日常生活。他先后出版《生物演化与人类未来》等科普图书,被列入了“中国科普大奖图书典藏书系”。他笑着说,能让更多孩子爱上科学、保护地球,是他余生最大的心愿。

 
导航
首页
学部介绍
院士信息
院士大会
院士增选
智库建设
出版物
学部工作局
动态
学部动态
媒体报道
咨询评议
学术交流
科普活动
院士动态
专题
2019中科院院士增选
陈嘉庚科学奖
科学与中国
学术引领
科学人生·百年
院士文库
缅怀院士
中科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
纪念学部成立60周年
院士口述故事
工具栏
院士?#27663;?#31995;统
院士增选系统
学部咨询项目管理系统
学部学科项目管理系统
院士退休信息报备系统
id_start124341id_end 英魂之刃为什么不火
红包赌博玩法 666人体艺术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小马哥3肖6码的网站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威龙国际娱乐 下载斗地主最新版 福彩3d组选6码 旺旺棋牌代理 长沙沐足用品大全